中国玻璃网 - 最专业最全面的玻璃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行业要闻 | 国际聚焦 | 产品新闻 | 市场分析 | 展会知识 | 行业标准 | 展会新闻 | 玻璃知识 | 业内精英 | 玻璃技术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业界名人 > 玻璃大王曹德旺:从一贫如洗到中国首善

玻璃大王曹德旺:从一贫如洗到中国首善

信息来源:glasseasy.com  时间:2012-02-20  浏览次数:10774

2012年2月8日上午,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资源环境学院研究生林坤来到中国青年网演播室,见到了那个她一直想感谢的人——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先生。她给曹先生带来了一个自己精心拍摄并制作的礼物——按四季排列的校园风景册。

“之所以把冬排在最前面,是因为当时家庭困难,心里很失落,不知道学还能不能继续读下去;春代表的是得到曹先生的资助后,心里感到很温暖,有了蓄势待发的动力;夏代表的是奋斗的过程;秋是收获的季节。最后一页的小水滴代表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意思。”林坤在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没见到曹先生之前特别紧张,没想到见面后,感觉他特别和蔼亲切,平易近人。”   

林坤也是曹德旺所资助的上千名学生中,和曹德旺如此当面交流的第一人。曹德旺说:“中国的传统文化强调施恩不图报。如果你接受别人的帮助,你永远要记住;你做过的好事不要总记在心上。你帮助别人的事情,随时都可以忘记。这是做好人的一个标准。” 

   “当时家里穷到每天只能吃两餐”

曹德旺的身世充满了传奇色彩。

1966年夏季的一天,凌晨3点钟,福建福清县高山镇,漆黑的山路上,一位年轻人正用力蹬着自行车——他要在天亮之前赶到80里外的县城,买些镇上没有的水果,再带回高山镇卖。买完水果时已近正午。他用自行车驮着300斤的货物,顶着近40度的高温,感觉像在火里穿行。但他必须坚持,因为将货物送到镇里的批发商手里,他就可以挣到两块钱。而每天有了这两块钱,一家人才能维持生计。

这位年轻人便是曹德旺。那一年,他20岁。

其实曹家世代经商,家境可算非常殷实。闽剧里有一出戏,叫《门槛刀痕》,剧中的主人公不是旁人,就是曹德旺的曾祖父,当时富甲一方。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富庶的曹家一下子变得如此困顿?

“我的父亲曾经是上海著名的永安百货的股东之一。因时局动荡,父母决定举家迁回老家--福建福清。离开上海时,父亲带全家坐邮轮,财产全放在另一条运输船上。等人到家之后,全部家当却没有回来,只得到一句答复,说是那条船沉了!兵荒马乱的年月中,一家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眼睁睁地看着家中顿时变得一贫如洗。”

就这样,这场意外让曹家从富庶走向了贫穷。穷到什么程度呢?记者问他。“当时家里穷到每天只能吃两餐。”曹德旺说,他9岁开始读书,5年之后因为家境太艰难,不得不辍学回家放牛。之后为了谋生,他种过白木耳,当过水库工地炊事员、修理员、知青和农技员,还倒过果树苗。提及这段历史,曹德旺对曾经的贫困和艰辛不但没有丝毫的抱怨,反倒认为这是他人生中非常宝贵的财富。

“如果没有我当初家庭情况那么恶劣,也就没有当初创业的激情和现在我的成功。”“我很感激我的父母让我经受贫困的磨练。”凭着心中的一股倔劲儿,凭着“让日子过得好一点”的简单愿望,曹德旺用多年的打拼,终于摆脱了贫困。1983年4月,曹德旺承包了福建福清市高山镇的一家年年亏损的乡镇企业--高山异形玻璃厂,当年就赚了20多万元。当地百姓都说,曹家世代向善,这是福缘,是善报。

曹德旺的转型,要从一根拐杖说起。

1984年,曹德旺去武夷山旅游,给妈妈买了一根拐杖。当他把拐杖扛在肩上准备回家的时候,却被司机训斥了:“你小心一点,别碰坏了我的玻璃,几千块钱一块儿呢,你赔得起吗?”

靠做玻璃发家的曹德旺感到莫名其妙:一块儿玻璃而已,怎么可能卖到这么贵?旁人眼中的一句玩笑话,却引发了曹德旺的注意。回到家后,他马上着手进行市场调研。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司机的话并非妄语。

原来当时中国的汽车玻璃基本上依赖进口,所以维修费用十分昂贵,需花费国家大量外汇。在国内的汽车维修市场,通常从日本进口汽车玻璃,配一块进口的需要几千元,而成本顶多几百元。

敏锐的商业眼光让曹德旺断定中国的汽车玻璃市场大有可为,而年轻时的血气方刚更是让他无法忍受国人就这样被洋人欺负。若干年后,他这样概括自己的“一时冲动”:“我一定要为中国人做出一块自己的汽车玻璃!”

言出必行是曹德旺的行事准则。有了进军汽车玻璃市场的想法,他毫不犹豫地开始进行准备。1985年,他不顾大家的反对,花费两万元从上海耀华玻璃厂购买了生产汽车玻璃的旧设备图纸。“他们都说我被骗了,我就跟他们讲,我曹德旺从不骗人,也不怕被人骗。现在看来,我做对了。”说到这里,曹德旺嘴角微微上翘,像个孩子一样,露出得意的笑容。

1987年,曹德旺联合11个股东集资627万元,在高山异形玻璃厂基础上,成立了中外合资的福耀玻璃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之初,由于设备简陋,技术落后,加之缺乏经验,产品的生产和投放都异常艰难。在这个时候,曹德旺身先士卒,不辞辛劳,创业的倔劲儿让身边的人既惊讶又钦佩。

“刚开始做得非常辛苦,我的孩子早上看不到我,晚上也看不到我。”有一次,在调试大曲率前挡钢化玻璃时,反复调试都未成功。曹德旺得知情况后,来到车间,在炉体余温还很高的情况下,他俯身半探到炉里查找原因。

天道酬勤。在全体福耀人的努力之下,福耀玻璃不断引进新技术、新设备,从样品不合格被扔进垃圾桶、只能生产十多种规格产品的小厂,发展到能生产1万多种规格产品的大公司,结束了中国汽车玻璃依赖进口的历史。不仅如此,福耀的汽车玻璃还大量出口到了国际市场,并顶住了来自于美国、加拿大的倾销调查及相关诉讼,成为中国反倾销胜诉的第一家企业。而今,中国每两辆汽车中就有一辆车的玻璃是由福耀生产,宾利、奔驰、宝马、德国奥迪等豪华品牌也将福耀列为重要的全球配套供应商,福耀公司已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玻璃厂商。忆往昔,看今朝,又有谁能想到,今日曹德旺的成功,和一根拐杖有着如此密切的关系?

曹德旺的汽车玻璃畅销全球,而曹德旺的行商理念和创业精神也得到了国际的尊重和认可。

2009年5月30日,摩洛哥蒙特卡洛,2009年度安永全球企业家奖颁奖现场,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都把镜头聚焦在了一位叫做曹德旺的中国人身上。他个子不高,微微有些发福,但眼眸间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豪情。他手捧金杯,身披国旗的身影,被定格为永恒的瞬间。

这是被誉为“企业界奥斯卡奖”的安永全球奖自1986年评选以来,包含香港澳门在内的大中国区企业家首次获得这项殊荣。

而在此之前,曹德旺因为不会英语,自认为“企业做的不算大”,并未对此次评选太过在意。他只是应朋友之约前往巴黎旅行,顺便才来到摩洛哥。甚至在颁奖典礼的前一天晚上,他都还没有准备出席典礼的领带和皮鞋,演讲稿也只是在旅馆用大半张纸匆匆写就。

曹德旺的设想正在一步步地变为现实。河仁基金会秘书长张银俊告诉记者,河仁基金会在第24个世界艾滋病日,向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捐款1千万元,用于资助青爱小屋建设,在我国中小学开展防艾教育、性健康教育、心理健康教育和慈善教育,并救助部分艾滋孤儿孤老。他们还给中国扶贫基金会捐款1千万元,用于西部贫困山区学校改造和更新。向“侨爱工程--点亮藏区牧民新生活计划”捐款1千万元,为藏区贫困牧民赠送马背上的电视机。为了解决专业公益人才短板问题,基金会在南京大学设立“河仁奖(助)学金”,鼓励更多的学生热爱公益慈善事业,致力于服务社会和弱势民众。2012年,河仁基金会正在论证在北京务工人员集中的地区试点设立流动学校,来探索解决进城务工人群后代受教育的难题。

中国书画研究会副会长、著名书法家贾德宇感念曹德旺的品行和情操,激情书写了一幅书法作品:河开成德,仁与生旺。寓意着开化的河流滋润万物,是为好生之德;仁爱的光焰普照大地,是为旺盛之兆。这份光辉背后,是他作为中国玻璃大王的创业艰辛和66年来一心向善,一生向学,一路向前的风雨人生路。

   “最大的遗憾是儿子经历的贫穷不够”

在公众眼中,曹德旺是个成功的企业家。在员工眼中,曹德旺是个好老板。那么,在儿女眼中呢,曹德旺又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小时候很皮,一淘气就会被脾气暴躁的父亲用皮带头打。父亲时常把我叫到身边教我做人做事的道理。” 曹德旺说:“我想起来,我这辈子做人的理念、做生意的方法,都是我父亲教的。”

提起自己的三个孩子,作为父亲的曹德旺很是骄傲:“我的孩子们都非常优秀,他们很低调,很节约,不吸毒,不赌钱,也不泡夜店。我对孩子们的学业没有什么要求,关键是学会怎么做人。作为父母留给子女的不是金钱,是智慧和素养。”

民营企业接班人的传承是一个核心问题,也是很多企业发展中的一个瓶颈,这对曹德旺来说却是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了。在这看似简单的背后,却有着曹德旺作为父亲的一番苦心。

曹德旺说:“贫困是上天对我的恩赐。如果当初我的家庭情况没有那么恶劣,也就没有创业的激情和今天的我。所以,我很感谢父母给我的贫困。苦难对我是财富,但对父母确实不公平。曹晖和我不同,他从小就生活在富裕的家庭,虽然读完研究生,有知识,但缺乏磨练,这方面他肯定不如我,这也是我最大的遗憾:我没有办法把曹晖培养成象我一样的人。”

曹德旺说:“当年曹晖高中一毕业,就被我派到车间当工人了,一干就是6年,好不容易熬到车间主任,又被我扔到香港去,让他从头打拼。”后来曹德旺看曹晖做得有声有色,很是舒坦,为了磨炼儿子,他又把曹晖撵到美国去读书。这个带有强烈家长意识的决定,让从来没有违背过老爸意愿的曹晖很是生气,血脉中也有倔强因子的他硬是6年不接老爸的电话,直到MBA毕业,还在美国办起了公司,这对倔强的父子方才释怀。

在美国和加拿大对福耀出口的汽车维修玻璃提出反倾销调查案时,作为前线总指挥的曹晖,充分展现出自己的才干,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他带领前方团队最终赢得官司,还与美国PPG公司这个“冤家”开展合作,实现了双赢。

曹晖回来接班后,没有住在舒适的家里。“他在厂里与工人同吃同住,吃得了苦。”这是曹德旺对儿子的评价。而流传在福耀内部的一件趣事是,当年曹晖为了多挣工钱,经常帮同车间的工友替班,而得了个“曹氏葛朗台”的外号。看着曹晖长大的福耀老员工说:“曹德旺没让孩子养尊处优,曹晖也没有一点大老板富二代的架子。”

曹德旺认为,新旧交替不是几个月能完成的,扶上马还需要送一程,这需要一、两年甚至十年的过渡时间。

  曹德旺说:“首先,我在我的位置上不是急功近利地赚钱,我们建立了很完整的管理体系。我做了那么多好事,为员工为曹晖树立了很好的信誉度、美誉度。第二,我当初教导曹晖,只要没有坏习惯就行。读书读到什么学历无所谓,关键人品要好。第三是要有道德。福耀是一个讲道德的企业,多年来秉承一个原则,不走私不偷税,不坑不骗不蒙。以一个高度负责任的企业的形象与各企业交往,受到社会各界的尊重。他身边还有我亲自培养的一个优秀团队辅导他。最关键的一点是,福耀有一个成熟的体系,不是靠人管理,是靠制度管理。这也是我苦心经营和操作的结果。我相信这个体系进一步完善和提升,曹晖以后的发展也会很顺利。”

对于在现任总裁曹晖带领下福耀所取得的业绩,曹德旺表示:“我挺开心,没有什么顾虑,相信这批年轻人。”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玻璃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