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玻璃网 - 最专业最全面的玻璃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行业要闻 | 国际聚焦 | 产品新闻 | 市场分析 | 展会知识 | 行业标准 | 展会新闻 | 玻璃知识 | 业内精英 | 玻璃技术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价格行情 > 耶鲁建筑学院院长:有些建筑用很多玻璃幕墙是错误的

耶鲁建筑学院院长:有些建筑用很多玻璃幕墙是错误的

信息来源:glasseasy.com  时间:2013-04-03  浏览次数:16467608

    原标题:未来城市需要什么建筑
    未来的建筑设计理念,都是建造可持续发展、更生态的作品。有时候,有些建筑用了很多玻璃幕墙,这是一种错误的做法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姜智鹏| 上海报道
    “20年前我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完全没有看到那么多汽车,每个人都是骑着自行车上班,这是很好的运动,而且很环保,但是到了现在大家都觉得骑自行车上班是不可想像的。所以节能环保应该是整个城市通盘考虑的问题,建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罗伯特·A·M·斯特恩,自20世纪60年代领导发起建筑界“后现代主义”运动之后,一直被业界尊崇为后现代主义风格建筑设计的鼻祖。已连续3届担任耶鲁大学建筑学院院长的斯特恩,于2011年获得了有“建筑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理查德H德里豪斯奖”。
    不过,相较于他获得的那些专业而拗口的奖项名称,斯特恩的作品更为人熟悉:美国帝国大厦、洛克菲勒中心、美国第二大总统图书馆,以及纽约目前价格最高的豪宅---中央公园西15号等。
    2012年开始,斯特恩开始接受来自中国的设计邀请,此时的中国城市,正拥有一个不太“荣耀”的昵称:“西方设计师的建筑试验场”。 斯特恩来到中国,是也要进行一项“试验”,还是为中国的建筑界树立一个正确的“示范”?《瞭望东方周刊》对他进行了相关访谈。
    把过去和现在结合起来
    《瞭望东方周刊》:现在中国一些地方急着把西方的建筑原样复制到中国,你如何看待这样的模仿?
    斯特恩:我知道在中国有很多富人有了钱之后,甚至会把白宫的一些建筑设计的方式都拷贝到中国来,这是可以理解的,是交流的结果,在现在这个世界里,有很多国际间的交流,建筑也是其中的一种交流。
    就像美国在18世纪末的时候,有很多刚刚富起来的有钱人同样从欧洲学习了很多东西,把当地的一些建筑风格都搬到美国,这都是可以理解的,这是一个不断进化和发展过程中的必要阶段。
    建筑,好比一种可以让大家看到的语言,人们不能满足于从一个地方把整个东西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就像学语言一样,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是延伸的过程,当然中间有很多东西不适应当地的情况和要求,那么会做一些改变。
    不过从过去的经验来说,如果说是长期这么做,不管在中国、美国还是欧洲,这都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危险的操作方法,因为长期来说它会破坏当地的文化传统。我觉得应该把学来的理念融入到当地文化中间,也把过去和现在结合起来,共同创造一个更加有新意的未来。
    《瞭望东方周刊》:中国近几年还出现了另一个极端:出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丑陋的建筑。有人认为,这是中国被当成了西方设计师的建筑试验场。你不久前也接受了来自中国的设计邀请,你也打算实验一些前卫的理念吗?
    斯特恩:你刚才提到的情况,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现实。在过去的10到15年,是一个设计师实现个人梦想的时代。有些建筑是比较成功的,但也有城市和它的文化为此付出了比较高的代价,这就是就像刚刚你所说的把城市当成试验场和娱乐场地的结果。
    我本身并不赞成这样做。好在不管是在美国还是中国,近些年来大家都有意识的去保护传统建筑,就像大家知道的,北京呼吁保护一些胡同和住宅结构,这些都非常重要。
    在我自己的作品中,一直在强调自己是一个现代化的风格,当然我也会在尊重现代的城市化进程中,想办法把原来的城市结构风格重新找回来,让它在我的新作品中再现出来。这个想法是在近几年常常被大家所忽略的。
    不久前,我接受了大连中航国际广场的项目邀请,这是我在中国的第一个综合体。对我来说在我事业发展中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特别是大连城市本身建筑质量和氛围非常好,我觉得自己的某些设计理念是最后一次在这么大规模的项目上运用了。
    大连本身从建筑学上来说是很特别的城市,因为它的建筑风格中间有一个很丰富多彩的组合,它从1920年来就受西欧、日式和中国本身传统建筑的影响,所以我希望实现一种都市的融合。建筑应该很好融入整个城市的厚重文化,有一个自己的独特身份象征。城市的构建,从建筑这个角度上来说,是不断地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找到它中间的存在点。
    《瞭望东方周刊》:中国拥有悠久而独特的建筑风格和文化,但在近年的发展中,这些传统被保留的越来越少,你觉得这些传统会被淘汰吗?
    斯特恩:说到中国传统建筑风格,本身这些东西是永远不会过时的,我也非常欣赏中国的这些传统建筑,特别是在原来的封建或者帝王时代,北京很多的作品还是非常好的。遗憾的是,有一些传统因素中国现在没有使用,但是在很多其他国家都已经使用了。
    在我的办公室图书馆里面也有很多关注中国建筑的书,合适的情况下,我都想把这些旧的风格重新引入我的新的作品中间。比如说大家讲得比较多的四合院和有多个院子的情况,就是一种古典风格的应用。
    从世界各国来看,不管古罗马、西班牙,到处都会把自己的建筑经验、建筑风格反复使用,不同的是每次使用的时候会有一些细节的变化,但是大体的结构、风格都会得以保留,会吸取过去的精华以适应现在的要求,在中间寻求一个最合适的呈现方式。
    从建筑的表现形式上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必须经常回到过去,发现过去的一些建筑中间到底蕴含着什么意义,它的一些理念、概念到底有没有生命力,如果有的话可以在现在的新的设计方案中间进行重新使用、加工。
    不能完全抛弃高层建筑
    《瞭望东方周刊》:对于中国城市越来越多的现代化高层建筑,也有诟病称他们让人与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人情越来越冷漠。未来城市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建筑形态?
    斯特恩:大家近年来对高层建筑的反感越来越多,当然我自己也不是特别喜欢到处都是高层,但是中国有一个情况,因为中国人口这么多,建筑密度也比较大,特别是很多外地的人口和农村的人口都涌入城市,所以人们只能想办法要把建筑的密度给降低一下,而不能完全抛弃高层建筑。
    如何达成这样的平衡,我使用的办法就是综合体,比如说在大连的项目中间有一个购物中心,而且不止一条购物街,这个购物中心的作用可以聚合人气,不同人在这里可以买东西,休闲、娱乐、购物在一起,还有花园,在花园里面可以散布、遛狗,通过这样的设计理念可以降低在高密度里面人对人疏离,有一种缓冲作用。
    现在有更多的人开始重新赏识胡同的概念,甚至院子的概念,重新引入这些旧的传统的概念,我们把它塑造成新的版本,在现在的建筑中间得以体现。
    节能环保应该是整个城市通盘考虑的问题
    《瞭望东方周刊》:现在越来越多的建筑师倡导“智能建筑”、“绿色环保”的概念,你认为一个完美的建筑应该是怎样的?
    斯特恩:我觉得未来的建筑设计理念,都是建造可持续发展、更生态的作品。有时候,有些建筑用了很多玻璃幕墙,这是一种错误的做法,虽然我自己也设计过很多类似这样的作品,但在大连项目上,我就用了很多石头,它可以控制住建筑的质量,与窗、玻璃的设计保持一个平衡。
    我在美国、巴黎的项目上都尽最大的可能去体现环保的理念。不过,整个环保和可持续发展,包括它的能耗,不仅是体现在它的建筑上,也要体现在这个建筑物建成后的日常运用中,从建造的过程中间就应该有一个节能的概念在里面。
    整个城市中,智能建筑、环保建筑都只是一部分。整个城市节能是一个大话题,是一个整体的工程,现在不少中国人都开车上班,这个问题很严重,有很大的污染,造成环境方面的问题,政府应该想一些新的办法,或者更严肃地考虑一些办法来控制其发展。
    20年前我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完全没有看到那么多汽车,每个人都是骑着自行车上班,这是很好的运动,而且很环保,但是到了现在大家都觉得骑自行车上班是不可想像的。所以节能环保应该是整个城市通盘考虑的问题,建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玻璃网证实,仅供您参考